WHsT

WHsT

WHsT's name is .
Twitter: @xukiro, GitHub: whst

网络流行语,少些吧

许多人喜欢在网络上时使用一些「时兴」的网络用语,不外乎三个原因:一是让别人知道自己是网络最前沿的弄潮;二是使用网络语言时自我感觉良好;三是自身语言能力亏欠,只会用这些耳濡目染的东西。
渐渐地这些网络用语融入了一部分人的口语中,更有甚者在书面上使用。

让我们来看一组词汇/短语:

恐龙、GGMM、菜鸟、大虾、拍砖、9494、886、我汗、
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一个传说、公鸡中的战斗机。

若是有人今日用了这些词汇或短语,他大概会被当成怪物吧。
相信很多人还记得这其中多数词汇的意义。没错,它们正是21世头几年里曾经广为人知的网络流行语。
这些一度辉煌的流行语,如今就像历史博物馆的仓库里的文物一样尘封在那些老旧的论坛和贴吧甚至是 BBS 里,落满灰尘。只在偶尔有老网民(指上网时间长)无意间搜索出来的时候,才被认出。

有人大概要这样反驳我:「这些例子太极端。2000年前后,基本上是中国互联网刀耕火种的上古时代。互联网还未完全普及,这些词语没有生命力不足为怪。」
那么不妨列出一些离今天不久的「流行语」:

神马都是浮云;
Hold 不住;
元芳,你怎么看;
Why are you so 屌?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些表达的活跃时间是 2012-2015 间。如今看起来却是如此「老土」。

我们不妨以一两年后的的眼光审视今天(2016年)的这些流行语,

一言不合就开车;
大写的懵逼;
讲道理,xxx;
要多一点真诚,少一点套路;
也是没 sei 了;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它们一样是明日黄花。

其实,若不考虑历史进程的前进,这些网络用语中的一部分还是相当有意思的。例如,在某些场合下,有的表达很生动。但是它们往往被人滥用。滥用的结果是意义泛化,意义泛化后的流行语,让人觉得索然无味。上面的「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就是这样的例子:第一次见到这句话和对应的漫画的时候,我觉得生动极了,很适合讽刺那些见不得对方的好的「朋友」们。但是段子手们显然不满足于就此止步,一系列的「小船」铺天盖地:什么「爱情巨轮」、「亲情火苗」,铺天盖地。过度消费,终于令人味同嚼蜡。
友谊的小船

流行语的另一个问题是,如果有人大量使用流行语,他往往很容易丢掉正常的语言表达。与此对应的一个常见现象是,很多人已经用「卧槽」代替所有的语气词,包括惊讶、厌烦、感叹、后悔等。


当然,洋文不一样。网络用语是短期内被网民创造出来的、难有长期生命力的语言。洋文则是真实存在的、有历史的语言。
适当地在语言中插入少量洋文,不仅表达准确,还有气势,更能说明一个人见多识广。若有人能用洋文背诵一段经典,体现出的是其渊博知识和非凡气概,甚至可以推断出此人能极大地改变国家。
想必大家都知道我说的是谁了。

我说的当然是鲁迅先生。